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在山道上

品大自然鬼斧神工,享山水间美好意境

 
 
 

日志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2013-08-22 11:57:52|  分类: 大事纪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滕蔓植物爬满了墙体,沧桑的尤溪知青点现在是村委会的仓库

“知青”,这两个字既简单又深刻,作为新中国历史上一个不可忘却的重要篇章,既是国家在一个特定历史时期对一群特殊社会群体烙下的印痕,更是上千万曾身为“知青”的年青人步履人生的特殊符号,是他们在宝贵的青春岁月间,远离熟悉的城市生活,上山下乡到艰苦环境中的体味付出据资料记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发端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并在60年代初掀起初澜、“文化大革命”期间轰轰烈烈席卷全国,波及全国初中文化以上的青年,全国有1700万城镇知青上山下乡,自给自足,接受农村的生产劳动锻炼。
    斗转星移,知青”运动早已伴着时光的流逝而被历史所封存。不过知青话题的放开和各个领域成功知青的增多,也引发了各地对知青历史的研究和遗存的发掘。我有幸以政协寿宁县委员会文教卫体和学习文史委特聘副主任的身份,负责第十七集文史资料《知青岁月》一书的图片拍摄任务,重走了寿宁当年的二十七个知青点,让我再次去品味“知青”时代的深长意味,去重读上山下乡的那一段蹉跎历史。

     其实,寿宁上山下乡的知青有个代名词叫“插队”,对于我而言并不陌生,一是身边许多同事都有插队经历,二则我哥就是插队的知青。我记得,在我上初一的时候,哥哥就已跟全国的知识青年一样被分配到长溪村插队了,那里距离我们的老家仅3华里路程,由于祖母和叔伯都在老家,加之我孩童时代是祖母所抚养,寒署假间便经常会回祖母处呆上一段时间,可能是跟我哥一起插队的哥姐们对我特别友善,我只要回家乡三天两头都会往知青点跑。在我记忆中,当年虽然政策强调对下乡知青和当地社员一视同仁,同工同酬,但实际上并非尽如人意。如插队长溪的知青,并不在同一生产队,有的生产队集体经济较差,工分值低,每天才几角钱。一个全劳力年终分红,扣除义务工和购粮款等,往往入不敷出。有的知青,特别是一些女知青体质较弱,劳动力差,一天得不到几个工分。很明显,这群哥姐们倘若不是家庭接济,单凭他们自身的能力,在农村是根本养活不了自己的,虽然他们在烈日寒风中干着最粗重最原始的体力活,可用青春汗水换来的口粮根本就不够裹腹,常常是一丁点油炒盐巴拌稀饭下肚。我每次回家乡也都要替插队的好几位知青哥姐当“邮差”,捎带上由我父亲收拢的粮票、糖票和小额钱款等,身着哥哥已不够大的退穿衣服,将父亲开列着每位物品数量的纸条及各种票款藏在衣服的内袋中悄悄地给他们带上。

印象中,那个年代不仅物质生活贫困,精神生活也缺乏,在农村根本没有业余娱乐项目,除了每座房屋正厅挂着的一个有线广播早中晚三次播音外,耳听的唯有蛙虫低鸣,眼见的便是绵延群山,这群大哥大姐在知青点似乎找不到有趣的娱乐生活,平日里除了哼歌就是传看手抄本。记得在家乡度署假,我就曾借阅过他们的一本叫《第二次握手》的手抄本,也学会了哼上几句他们经常唱的歌曲,什么《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什么《深深的海洋》、什么《知青之歌》等等,一首比一首伤感,不过那时才十几岁的我,对“唇印”、“心上人”实在是一无所知,摇头晃脑地跟着哼罢了。直到后来我走上工作岗位,才知道他们当年唱的多是禁歌,传看的多半也都是禁书。那可是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幸亏他们的所为没有危害农民利益,一般来说百姓都不管不顾。

寿宁的知青插队大规模的始发于1969年。查阅资料,我们知道,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在头版整版刊登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消息,并发表了伟大领袖毛泽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1968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指出:“愿意不愿意上山下乡,走不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忠于不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大问题;是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彻底决裂,同资产阶级‘私’字彻底决裂的具体表现。”此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被宣传为具有“反修防修”、“缩小三大差别”的重大政治意义。各地在很短的时间里,不顾具体条件把大批知识青年下放到农村。寿宁县和全国各地一样,掀起了史无前例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并使之成为一场政治运动,1969年就有下放到寿宁的大、中专毕业生221名和城镇居民、知识青年461名先后被分配到221个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当时的口号是:“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上山下乡干革命!”“坚持山区,扎根农村,滚一身泥巴,干一辈子革命!”“文革”初期的红卫兵运动以上山下乡的形式逐渐消失。

我这次的任务是拍摄二十七知青点的图片,在走访的过程中了解到,寿宁当年的知青除了县内插队,也还有被安排到县外上山下乡的。后来任省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的龚守栋就曾被安排在福安县康厝公社上山下乡。音乐家萧冰1966年也曾安排到闽东水电站上山下乡当民工。而所接收的城市知青,主要来自省内福州、厦门。当年上山下乡除了在知青点集中安置外,还有大批的知青实际上是分散插队的,在平溪乡知青点只有两个,而同时期分散到没有知青点的东木洋、南溪、亭下插队知青就还有10多人,当地人提醒我是否记得刘某破坏上山下乡运动案,说当时的案件发生地就在平溪乡东木洋村,勾起了我对那个年代的一些模糊记忆。当年上山下乡动员对象除往届尚未下乡的毕业生外,主要是应届高中毕业生和未升高中的初中毕业生。我初中毕业时,已踏入了传统意义上的成人之伍,当时父亲一人的工资加上母亲断断续续的家属工养育着我们六兄弟姐妹,家庭经济捉襟见肘,那时学校又是半工半读,每学期都要到日洋铺分校劳动一个月,有一次还发生了同学往蒸饭木桶里撒六六粉农药的事件,我思想着反正都是劳动,准备放弃学业,差点也就加盟到“插队”的知青伍中,后来是父亲坚持要我读高中,才使我缺失了“插队”知青们的经历。

上山下乡的“插队”知青,有着“日与岁眇邈,归恨积蹉跎。” 的怜悯身影。他们最早其实都是真正插队在生产队中,住的不是生产队仓库,就是农村祠堂或百姓认为不吉利空置的“鬼屋”,真正的知青点安置是1973年10月以后的事耶或是各级革委会发现“插队”知青在领导、教育和管理上有诸多不便,才投入资金在全县11个公社的大队或茶场建了27座知青楼,把先前分散插队的知青动员、调整、安置到知青点上。不过,至今我依然不理解当年知青点选址上是否还有其他考虑,其实许多知青点都建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里,有的甚至给人以与世隔绝的惊诧。如斜滩镇的楼下知青点实际不在楼下村,我们驱车从楼下村到知青点也还需要好几分钟,虽然已是人去楼毁,废墟成了百姓的堆沙场,独楼绰影却依然凄清。平溪乡的深洋知青点虽离老茶场场部不算太远,却孤零零独自贮立于深山凹坳中,周边紧挨许多的墓葬坟地,如同地名,孤影自

在犀溪镇拍摄仙峰知青点时,我还从群众那里听到这样的一种说法,当年插队这里的知青前几批并未在主村而是分配到聚宝洋自然村,因为当时革委会知青办跟头批知青哥姐开了个玩笑,让他们自由选择在仙峰还是聚宝洋,才十六七岁的知青那知原委,天真地以村名猜村的大小,认为仙峰是座“峰”人烟肯定稀少,聚宝洋有“洋”定是个人多地美的大村庄,于是就选择了“聚宝洋”,不想到了村里,才知颠倒了是非,只得在此安营扎寨,是后来仙峰建了知青安置楼才集中进点。仙峰的知青们给百姓留下了吃苦耐劳的好印象,虽然当年知青违背科学,凭着“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昂扬斗志,在缺乏水源的聚宝洋村尾土法修建起铁炉坑水库,未曾给农业生产、百姓生活发挥过作用,但那一湾碧蓝的湖水与人工养的网,给村落增添了不少的妙趣,当是那个“红色年代”的见证物。

    这次的知青点拍摄,虽然短短的只花几天功夫,不过让我了解到许多原来不知的一面。其实,当年知青到农村落户期间,正值我国“农业学大寨”运动的高潮时期。在那艰难的岁月里, “跟着太阳起,伴着月亮归”,劳动曾磨损了知青大哥大姐们的几多青春韶华插队知青一般每年出勤生产劳动300天左右,一个个都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翻阅档案,我发现当年的知青革委会给予每人补助15元、6尺布票,另外一次性拨发安置费300元,由县按人头分配给各人民公社统一掌握使用。下乡第一年,知青每月领取8元的生活补助费和37斤粮票,并参加当年生产队的收益分配。第二年起,由生产队分配口粮,国家不再供应粮油。1973年,毛泽东主席在给莆田县一个知青家长的复信中表示:“全国此类事甚多,容当统筹解决”。直到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结束,在政治运动掩盖下不断累积的经济社会矛盾逐渐浮出水面知青问题才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1977年底高考的恢复上山下乡运动在寿宁便有了松动。在决策恢复高考的过程中,刚复出的邓小平十分关注下乡知青的报考问题,他强调要爱护知青中的优秀人才,“千方百计把他们招回来上大学或当研究生”。1977年高考报名在年龄、婚姻状况等方面,都照顾到了下乡知青的实际情况。中断十年而重新恢复的高考,不但缩小了城镇青年上山下乡的规模,更为下乡知青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机会。1977年11月文革后的首次高考,县有数十名知青凭自己的努力迈进大学的门槛。同时陆续有相当部分插队知青在上山下乡期间就已参军入伍,大部分属回城就业,好的被分配到粮食、商业、供销所属的基层网点上,差的到了当时的茶厂、锁厂、伞厂、手工联社等企业当工人,不想最后的命运凡没有转行和提拔的人,他们都在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中,再次面对了人生的抉择,有的大获成功有的不尽人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知青作为一个群体当今社会生活中留有不可磨灭的痕迹。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自1969年大规模动员到1978年趋向低潮,前后经历整整10年。我们不可否认,这场运动,对于正处于人生黄金时代的知识青年来说,在思想、文化、个人生活等方面带来许多消极影响。不少知青的插队经历,导致了某种正常轨迹的中断,甚至影响到整个人生。

光阴荏苒,月如梭。插队的知青们决非只有坚忍进取、自强不息的一面,他们更多的是人生的青涩与苦楚……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这是深洋知青开垦的茶园一角,如今已是当地百姓的主要经济来源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仙峰知青修建的铁炉坑水库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前往长溪的知青早期就安置在这幢古老的民居中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这排建筑群就建在当年福后知青栖居点原址上,老旧的知青楼尚存一隅土坯房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这是平溪乡深洋知青点,如同地名,处在孤芳自赏的深山凹坳中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当年知青使用的水缸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地处斜滩镇兰尾亭的知青楼已成为百姓的居所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斑驳凸鼓的知青楼墙体,表明这已是危房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当年长溪知青耕种过的稻田,至今依然是丰收的景象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岁月蹉跎,当年的斜滩镇楼下知青点已是人去楼毁,废墟成了百姓的堆沙场


【原创】寻访知青的印痕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用毛石砌成的知青楼楼梯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城关安章的知青点就设在这座寺庙中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大安榅坪的知青点现在被水果种植园所利用,依然风光无限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岱阳茶场知青点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岱阳阳尾知青点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南阳铁场的知青楼是人去楼空,只剩一个躯壳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南阳下房的知青点就设在这幢古民居里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武曲大韩的知青点在民房的包围中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武曲龙虎山知青楼本有上下两幢,下幢已被龙虎山茶场拆除,将重建成企业用房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武曲塘西知青点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武曲余坑的知青楼旧貌依然,现被利用改为敬老院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犀溪际坑的知青点一直都在这幢张氏宗祠里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犀溪路口桥的知青楼正被翻修成企业用房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犀溪仙峰知青楼虽在交通方便的路边,却未被利用,已近乎坍塌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武曲大韩知青点 大门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斜滩山田知青楼已被百姓拆去一半建了新房,只留下这半边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门楹上的“福”字和堆放的物体,表明有些尚好的知青楼至今依然被百姓利用或居住
 
【原创】寻访知青印痕 - 安 - 漫步在山道上
  斜滩八斗洋知青点已改建成敬老院


  评论这张
 
阅读(8945)|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