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在山道上

品大自然鬼斧神工,享山水间美好意境

 
 
 

日志

 
 

【原创】静谧依然的判地  

2013-06-23 10:52:06|  分类: 家园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村印象之八---静谧依然的判地村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伴随着社会变革的步伐,即便在地处山区的寿宁,每一年每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厚重而古朴的村庄正在悄然无声中发生着变化。从有关部门的统计数据中可以清晰见到,仅新近十年间寿宁消失的自然村就近两百个。因而,每每一打听到那个村庄还保存的较好,破坏较少,三五成群一邀约就会全副武装急促前往,有公路则驱车,缺公路就徒步,似乎不探个究竟,就不会善罢甘休。


【原创】老村印象之八---静谧依然的判地村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这日,摄协张培基主席一大早就来电,约说九点钟到大安乡的几个村庄拍些乡村的照片,我们一行五人到菜坑村转了一圈,在失落中折回到判地村,眼前的村落与梯田给了我等以惊喜,一下车发烧友们就四下散开,寻找着各自的拍摄点,恨不得把每一丘田都装进镜头。我则更喜于这僻静安谧的村落,急不可待地闯入村中,寻找着村人,打探着村史。判地村隶属于榅洋村委会,其世居百姓的始祖也是从榅洋村分居过去。虽然村落处在山旮旯里,村民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耕,日落而息。而也正是这样,山场就成了村人生息的保障,在明初时期,离该村不远处的官办银矿不断到这一带砍伐木材,引起榅洋村民不满,就山场之事曾状告朝野,后来得到建宁知府支持将山场判归榅洋村民,村人就习惯地把这一带称为“判地”而沿用成了村名,当年守护山林的村人也就世代在“判地”得以生息繁衍形成村庄。如今全村按户籍关系算有四十余户三百来人口,不过进村所看到的却只有老人,几乎见不到青年人,小孩子也少。


【原创】老村印象之八---静谧依然的判地村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判地,判地,没吃也有味”这是此次到判地村一游的体会。这小村落的原始令人无法置信,整个村庄除了大批电线无序乱拉,偶见电视接收器外,似乎没有更为现代的东西,全村别说没有砖混房,就连一块砖头也找不着。民居当然也十分的简单,座东北朝西南,依山而建,清一色的二层三土坯木屋,有的甚至于简单到未设厢房一间直进,少了雕饰,缺了气派,却反衬出先民艰辛的生产生活原貌,更凸显着原始的古朴与深重。村里民风就宛如这村庄的形态,十分的淳朴,村民看我拎着相机中午时分在村中游逛拍摄,热情的端来茶水,邀请进屋歇坐,还意欲下面条给我当午餐。因为后面还有好几位“同伙”,我便以已经吃过谢绝了村人的热情,并为数位村民留了影。


  【原创】老村印象之八---静谧依然的判地村 - 安哥 - 漫步在山道上
 

判地村四面环山,像似农家的米箩,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村前的大片梯田耕耘后刚插上秧苗,葱绿排排,叠韵层层顺着势蜿蜒起伏,线条流畅,光波旖旎就像一幅神奇水墨丹青画。还有,据村人介绍,村旁山上有冯梦龙在《寿宁待志》中记载的“将军岩”,距村约一里远越过一条溪流就是古银矿官台山遗址,官府当年镇压官台山武装采银义军的练功坪、试刀石等遗址都还完好地蛰伏在山上,足以让你追忆那段刀光剑影的历史风尘。遗憾的是,这趟时间仓促无法涉足前往,这些都只能留在念想中,伺机下一次的机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2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